分类
当前位置: 微信电脑版首页 女青年Online 正文

有个拜金的女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个拜金的女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8-04-19 女青年Online


俄国联邦航天局。

 

工作人员正在观看着前方大屏中播放的视频。

 

起初只是当做日常工作,准备记录好数据,可随着画面的变动,他们纷纷怔在原地,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带着难以言述的惊悚。

 

场面一度失控。

 

“上帝,这一定是神迹。”

“我见到了……活着的神明?!”

“不可能,怎么会,居然没有任何后期合成的痕迹!?”妄图找到破绽的人,颤颤巍巍道。

 

这是检测器从遥远太空站中传输回地面的一段影像,因为数据延迟的缘故,所以画面中的内容已经发生在三天前。

 

虚无的太空中,原本只有漂浮着的陨石,死寂得如同一片墓地,冰冷而又黑暗,没有半点生机。

 

无声无息。


直到那个身影……的出现。


如同鬼魅突然现身,接着停留在太空站外驻足。


是人类。

 

虽然画面中只有一个侧面,但能够从形体上清晰分辨出来。


可又不是人类。


因为这个身影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超越了对于人这个词汇的认知。


没有宇航服,没有呼吸器,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就这么漂浮在太空中。

 

“分析已经出来了,对比全球数据库,他身上穿着的类似于一种名叫‘汉服’的服饰,至于手中的青色长条状固体。青铜剑,东方的一种古代武器,由金属冶炼而成。”汇报人员述说道。

 

“东方?等等,那他一直朝向的是什么地方?”突然,负责人回过神来,质问道。

 

“应该是……地球?!”

 

……

 

华夏,滨海市。

 

七月灼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让人提不起劲儿,只能选择躲在室内避暑。

 

仅仅是一个太阳的灼热就难以忍受,难怪神话传说中十日齐天,会被当做天灾。

 

“已经四年吗?”道路上,一位青年看向一边的流动广告牌,轻轻叹息了一声,但又有着几分欣慰。

 

还好……不算太晚。

只是四年。

 

偶尔路过他身边的行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投以好奇目光。

 

毕竟他的装束太过怪异了,白色的长袍破破烂烂,长发齐腰,如同女子一般。

 

“小雪,你究竟在哪里?”双目中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青年呢喃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双拳不自觉的握紧了几分。

 

他的名字叫做楚尘,本来也是一个普通人。

然而,四年前的变故却让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无法让人想象的变化。

 

因为他穿越到了一个神魔共舞的世界。

本来性格颇为懦弱的他,在那个世界里为了生存,不得不改变自身。

 

作为凡人,就是原罪!

生而弱小,就注定要被欺压!

 

在经历过许多难以想象的磨难后,他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

以凡体逆天而起,楚尘踏出了一条血路。

楚狂人,紫阳圣子,人屠,杀神,剑九幽……

 

在那个世界,楚尘有着无数的名号,每一个拿出去,都可以让人颤栗到腿软。

因为楚尘的脚下就是无穷无尽的神魔尸骨。

而中间也过去了整整四百年的光阴。

虽然百年逝去,可是楚尘心中一直无法忘怀地球上的一切。

 

尤其是他唯一的亲人,妹妹楚雁雪,可以说这已经演变成他的心魔了。

无数次在心魔幻境中看见妹妹的身影。

 

“可惜我的修为全无,无法施展神通,探测到小雪的下落。”楚尘稍感失落道,他这一次能够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可以说借助了多方势力,更是欠下了不少人情。

 

本来以为地球也过去了四百年光阴,所以楚尘已经做到了搜索亡魂的准备。

就算是一缕残魂也要找到。

大不了再重新为妹妹重新塑造一个肉身。

 

幸好,只是过去了四年。

 

以大神通肉身横渡星空,强行穿过那些空间和时间的乱流,以楚尘的境界也无法完全达到。

 

他也是拼上了所有,几百年的修为和家底,才能够勉强使用一次。

乃至于中途,楚尘在只差半步就可以抵达的时候,遭受到神通的反噬。

强行调动仅剩的修为,丝毫不顾及反噬,不惜以修为全废作为代价。

 

“只要修为恢复一些,就算无法使用那些神通,也可以通过血脉间的感应,找到一些踪迹。”楚尘平静暗道,重新回到滨海市之后,虽然周遭的事物都有所改变,但对于他来说都无关紧要。

 

就在此时,楚尘沉思如何尽快恢复修为时。

巨大的引擎轰鸣在楚尘耳边响起。

 

一辆保时捷卡曼停靠在楚尘身边。

 

“哎哟喂,沐婉,开得好好的,你突然急刹车干什么。”车内传出少女责备的声音。

 

没过多久,车门打开,一个清丽的女子从司机位上下来,瞪大双眼看向楚尘。

 

“你是……楚尘?”女子捂住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楚尘愣了愣之后,点了点头,微微眯上了双眼。

 

女子长发齐肩,笔直秀丽,水蓝色的波纹长裙,将美好的婀娜身段包裹起来,婉约而又不失性感,虽然面孔有些生疏了,但是楚尘还是一眼认出来对方的身份。

 

李沐婉,当年他离开地球前结交的故人。

 

“楚尘?这个名字……不是沐婉你提过的初恋吗?”另一侧的车门打开,另一位稍显性感的少女下来,似乎是想要看看李沐婉过去口中的楚尘长什么模样。

 

虽然是抱着好奇的语气,但是看清了楚尘的模样后,目光深处却隐隐有了几分嘲弄的味道。

 

或者说是鄙夷。

毕竟现在楚尘的造型太过显目。

都快赶上前两年的网络红人犀利哥了。

 

“沐婉,你之前眼光不怎么样啊。”完全没有顾忌楚尘本人就在场,少女直接评价道。

 

“就你话多,少说两句没人当你哑巴,对了这是我朋友,苏妍。”虽然向楚尘介绍了身边的女伴,但是李沐婉对于刚才苏妍的话没有反驳半分。

 

四年前,李沐婉和楚尘是大学同学,算是交往过一段时间,不过因为楚尘的家境,以及生活方式,导致李沐婉主动提出了分手。

 

当然,本来以为分手后在学校见面会增加尴尬,谁曾想,在她提出分手后没多久,楚尘就人间蒸发了。

 

再一次见面,已是四年后,物是人非。

当年的自己怎么会觉得楚尘这个人还不错?

李沐婉看着楚尘,不禁对于过去的选择感到欣慰。

 

“对了,你有小雪的消息吗?”楚尘平静道,眼前的李沐婉已经不会让她有丝毫的波动了。

 

在那个世界里,他楚尘见过的天之骄女无数,圣女遍地走。

 

那些女子,哪一个不是从外在的身姿,到内在的才情每一个都绝顶的存在!

 

“你妹妹?你走之后倒是来过我家一次,之后就不知道了。”李沐婉摇了摇头,这些年来她并没有关注过楚尘的事,至于她的妹妹,自然不会去照顾。

 

李沐婉嘴唇动了动,心中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没有去询问这些年楚尘发生了什么。

 

至于刚才碰见楚尘下车,李沐婉也只不过是想要亲眼证明当初的选择。

 

果然母亲说得没错,男人二十岁就能够看到老。

 

唯唯诺诺,性格懦弱,温和得像只兔子似的,终究难成大气。

 

楚尘这种类型的男人,或许连做和她朋友都不配。

 

母亲说过,能配上她们李家人的只有人中龙。

 

李沐婉眼神的几度变化,哪里逃不过楚尘的眼睛。

 

除了妹妹之外,对于过去的种种,楚尘都看得很淡,不想去有过多的牵挂。

 

既然李沐婉也不知小雪的下落,楚尘便不再继续追问。

 

两人的谈话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还有下个月12号,大学同学聚会,就在滨海大酒店五楼。”李沐婉主动打破了两人间的沉寂,转告了一声,接着向楚尘告辞。

 

不过是偶尔碰见一面。

她与楚尘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这一点李沐婉非常清楚。

 

“嗯,尽量去吧。”楚尘微微点头,不过李沐婉的变化还是让他有些感慨。

 

仅仅是四年过去,一个人的变化竟然就如此之大。

 

“这块玉?”就在李沐婉即将转身离去时,楚尘注意到了从李沐婉胸口掉出来的一块玉石。

 

光泽温润而又饱满,一看便不是凡品。

 

一步上前伸手向李沐婉胸口,将那块美玉握在手中,楚尘的神色有了些许的波澜。

 

因为他感知到了一丝灵气。

虽然淡薄得近乎虚无,但楚尘还是能够感知到那点灵气的波动。

 

“果然,虽然地球上灵气稀薄,可并非完全绝迹。”楚尘暗道。

再重新回到地球之后,楚尘第一时间就感知过周围,灵气近乎匮乏到虚无,连支持他自身经脉运转一周天都不足够。

 

或许,地球只是一颗死星。

 

不适合修炼。

 

在那个神魔的世界里,楚尘就了解过了,在宇宙中,有着无数的星辰,当中并非所有星辰都含有灵力存在。

 

在重返地球之后,楚尘同样把这颗星辰当做死星看待。

 

所以他才为恢复修为而苦恼。

而现在看来,或许楚尘的猜测错了。

 

“你干嘛,楚尘,你……”李沐婉没有料到楚尘这个大胆的举动,当即是臊红了脸,“我们是不可能的了,你不要抱着某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过去不过是年幼不懂事。”

 

楚尘的手距离李沐婉胸口只差几寸的距离,只要在往前伸一伸就能够触碰到那抹白皙了。

 

李沐婉把楚尘的举动当做不甘心。

毕竟这些年来,她身边的追求者太多了。

不乏因为失败而做出过激行为的男人。

 

可就算如此,也没有一个如同楚尘般,直接上来对她动手动脚的。

 

此时此刻,楚尘在她心中的形象大大折扣。

 

“你……你……不要乱来啊,沐婉姐都已经……订婚了。”一边李沐婉的闺蜜苏妍也是被楚尘的举动吓到了,当即警告道。

 

在楚尘握住李沐婉胸口玉坠的时候,苏妍就想要将楚尘一把推开。

 

可当她对上楚尘眼眸的瞬间,仿佛被夺走了一切力量,连动弹都做不到了,只能用胡言乱语的威胁两句。

 

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楚尘嘴唇微微上扬,让人看不透心中的想法。

 

李沐婉紧张到了极点。

如果楚尘还要有进一步的举动……

 

“有钱吗,借点给我。”缓缓放下手中的玉坠,楚尘简单明了道。

 

一下子愣在原地了,李沐婉怀疑是自己耳朵问题,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脸上再一次露出了鄙夷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掩饰。

 

原来是要钱啊。

想来也很正常,毕竟都落魄成这个样子。

楚尘在她眼中愈加的不堪起来。

 

“三百?五百,算了给你一千块,哎,毕竟老同学一场。”李沐婉后退一步,从车窗里拿出钱包,直接递给楚尘。

 

头也不回的拉着闺蜜转身离去,她不想再在这里待上一秒。

随着引擎的轰鸣声,只留下满天的尘埃。

手轻轻一挥,将扬起的尘土挥散,楚尘接着也转身离去。

 

成了!

 

刚才的片刻,楚尘已经从那片玉坠中吸收了足够的灵气,全身那滞塞的经脉也终于得到了滋润。

虽然少得可怜,但聊胜于无。

 

但可不能小看这一丝灵气,而且正因为有这个引子,楚尘现在终于能够运转周天。

 

紫阳不灭决。

 

楚尘经脉中,已经感受到了灵气流动的感觉。

这是楚尘当年在紫阳宗习得的最高阶锻体法。

 

用灵气孕育自身血肉,经过铅锤百炼,成就无上圣体,楚尘就是通过这部锻体功法改善的自身体质。

 

从凡体到紫阳圣子,当年的楚尘可谓是经历了不少。

现在,不过是将过去走过的修行之路,重新来一遍而已。

 

“不知如今华夏的那些修行者在何方。”楚尘淡淡道,他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那玉坠中的灵气绝不可能是先天凝练而成,而是后天人为改造。

 

……

 

玛莎拉蒂内,李沐婉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越想起刚才的事越是一阵窝火。

 

“沐婉,你觉得那个楚尘会不会还来骚扰你啊。”副驾驶上,苏妍也是一阵后怕。

 

刚才楚尘的眼神太过可怕了,让她根本琢磨不透。

 

“不大可能吧。”李沐婉不确定道。

 

“哎,没想到你的初恋是这幅德行。”苏妍摇了摇头,不过忽然间又眼眸一亮,“我们怕什么怕,到时候不是还有你现在的未婚夫吗?叫林承志派人修理一下不就行了,有他给我们撑腰。”

 

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苏妍也不禁面带桃花。

 

苏妍带着复杂的眼神看向驾驶座上李沐婉。

 

这个李沐婉真是好命,居然勾搭上了林家的大少爷。

她怎么就没这个机会呢。

 

每每想到这里,苏妍就忍不住心中泛起酸水。

 

“看情况再定。”没有注意到苏妍嫉妒的眼神,李沐婉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玉坠。

 

不知怎么,老是觉得这块玉石光泽暗淡了一些。

但还好,没有被损坏。

 

毕竟这可是林承志送给他的传家之物,只有林家女主人才有资格佩戴。

再过两个月她就可以踏入林家的大门了。

 

拿着从李沐婉那里借来的钱,楚尘去换了一身衣物,就连头发也整理了一番。

朴素的白衬衫,青灰色的牛仔裤,楚尘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几日过去,他找遍了大半个滨海市。

 

甚至连当年租住的房屋也调查了一番,可惜都没有丝毫关于妹妹楚雁雪的下落。

 

有些时候做事不能急,只能慢慢来。

既然一个人寻找有限,楚尘就将重心放在了修为的恢复上。

至于李沐婉,两个人不过是缘悭一面。

 

楚尘倒是想过委托李沐婉去寻找自己的妹妹,不过……从那日李沐婉的态度来看。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无疑是最坚韧与脆弱的。

 

“可否将这尊观音像给我看看。”此时此刻,楚尘对着临街的店主道。

 

这些天来,只要有空,他便会来到这条古董街,然后寻找到那些带有灵气的物件。

 

只是很可惜,几天来,他只找到了两三件。

 

而且当中蕴含的灵气少得可怜,甚至比不上那日在李沐婉胸口佩戴的玉石一半。

 

不过所幸的是,这些灵气已经足够能够开始运转紫阳不灭决了。

 

身体的骨骼还有血肉慢慢变得剔透细腻起来。

 

“好勒,不过,小哥,你这双手倒是生得挺俊的。”店主赞叹道,看见了楚尘的双手,指骨挺拔有力,比起旁人要纤长几分,自然多看了两眼。

 

干的是古董一行,也懂得当中的门道,店主见过几个土夫子双手和楚尘类似。

 

楚尘没有理会店主的话,注意力放在了手中的观音像上。

 

“哎……”心中暗叹一声,又是一丝丝灵气,塞牙缝都不够。

 

这样下去,自己不知道还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恢复修为。

 

“小秦,你这次可看走眼了,这小兄弟这双手,或许不光是生得俊俏。”突然,耳边响起一声苍老之声,楚尘回头看了眼,只见一位老者站在自己身后。

 

虽然老态龙钟,但是一身宝红色对襟唐装,青黄色龙纹从衫底起,盘旋而上,直升领口,从穿着上就显示出不凡。

 

一左一右更是跟着一对男女。

 

“张老,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去给您沏茶,随便看看啊。”看见老者,店主立马献上殷勤。

 

老者摆了摆手,跟在楚尘身后,看了起来。

 

“爷爷,你喜欢这个观音像?”跟随在老者身边的少女询问道。

 

老爷子一直喜欢收藏一些上了年份的东西。

 

就算这些年身体不方便,也要抽空来着古玩街淘淘宝贝,陶冶一下兴致。

 

每当老爷子出门的时候,家里人也不放心他一个人,都会让后辈跟随。

 

唐装老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目光一直朝向楚尘这边。

 

在少女眼中,老爷子就是看上了楚尘手上的观音像,所以也就主动上前一步,讨要起来。

 

“不买就别看,到时候弄花了,你可赔不起。”少女故意扬声道,话语逐渐冷硬起来,说着还伸手向楚尘。

 

没有理会对方,楚尘在吸收了这尊观音中的灵气后,仔细观察起来了。

 

他想要找到更多的痕迹。

毕竟石像中的灵气不是生而具备。

应该是有修行之人,将灵气注入其中。

 

“你怎么不说话,哑巴?”少女翘起下巴,不满的盯着楚尘。

从自己走进来一开始,楚尘除了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未曾看过她一眼,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喂,说话啊,你不说我就自己拿了。”少女愤愤道,说着将手探过去,想直接将楚尘手中的观音像抓过来。

 

“不可放肆!小可!”唐装老者慌忙出声道,或许是因为着急,气息顿时紊乱。

 

咳!咳!咳!

 

老者剧烈的咳嗽起来,伴随着面容瞬间苍白了一些。

 

少女有着百分百的把握对方手上夺走观音像。

 

可就在手掌将要触碰到的瞬间,楚尘的身体微微一侧,便让少女抓了一个空。

 

“嗯?”看见这一幕,唐装老者愣住了,眼中闪烁起异样的光芒。

 

“这步法,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

 

老者不禁喃喃,呼吸也急促了许多。

 

每一次都差那么半寸触碰到这个青年的身体。

 

可就是这么半寸的距离,却宛若天堑!

 

他可是亲眼看着自家孙女张可长大的,虽然张家精通的只是拳脚,可张可的这一手擒拿,也是造访过许多西北名家,可以拿出来充门面的。

 

即便如此,还是连楚尘的衣角也无法触碰到。

 

“够了,小可快住手!”后辈中,老者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孙女了,大概就是过度的溺爱,导致了她性格太过张扬。

 

看来,有些时候也是需要严加管教一番了。

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终于抓到了。”老者话音刚落的瞬间,少女感觉到手掌一顿,当即欣喜若狂。

然而,还没有高兴半秒钟,脸色里面变得难堪起来。

 

因为她并非抓到了楚尘手中的观音像,而是……

 

腾出左手捏紧少女的手腕,楚尘面不改色,手往上一扬。

 

少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被腾到半空中。

 

不容她思考。

接着被楚尘顺势往下一抛。

千斤坠!

啪!

 

屁股结结实实落在坚硬的地板上,少女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一片,凉气倒吸。

 

“嗯……呀……”

 

为了避免接着出丑,赶忙颤抖着站起来。

 

张可几乎合不拢双腿,大腿根部到整个屁股都麻木了。

老者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这小子下手够狠的呀。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家孙女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想来也是,那些和小可拼招的名家碍于他的面子,大多不敢上真的。

 

老者用奇怪的目光盯着孙女看了一会儿。

 

还好,站得起来,没有伤及筋骨。

 

咳咳,恐怕就是那两瓣嫩肉疼得厉害……

 

“我的屁股,哎哟哟,李哥……给我报仇!”张可咬牙切齿对身边同行的男子道。

 

“等等,住手,别冲动!”老者听闻,赶忙想要制止身边男子出手。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篇幅有限,故事尚未完结,

点击阅读原文,后续故事更精彩!

↓↓↓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