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当前位置: 微信电脑版首页 辽宁活动 正文

31岁准妈妈堕胎9次后,她的老公和婆婆竟然...

31岁准妈妈堕胎9次后,她的老公和婆婆竟然...          2018-03-01 辽宁活动

第1章 老婆,你生了个死,婴

  “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

  我一愣,看着沈寒。

  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

  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连滚带爬地翻下床抱起孩子,晃得我心痛欲裂。

  是个女孩,手脚都长长的,像沈寒。

  “为什么?你竟然亲手杀了你的孩子!”

  沈寒盯着我,唇畔逐渐扬起一抹残酷的弧度。

  “秦歌,我什么时候同意你给我生孩子了?我不想要的东西,就必须消失。”

  结婚一年,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我,眼神却冷得可怕。

  我双脚一软,像疯了似的冲他吼:“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寒的语气毫无起伏:“我想你死。”

  我呆住了,虽然知道沈寒对我只有厌恶,可从未想到他会绝情到这种地步。

  沈寒长腿一迈,捏着我的下巴说:“不敢置信是么?那我告诉你,现在小柔病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小柔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我感到一股噬骨的凉意穿心而过。

  “杀掉孩子和我,然后和秦柔结婚?沈寒你是不是疯了?她是我妹妹,是你的小姨子!”

  沈寒冷嗤一声,眼神不屑。

  “秦歌,你真以为认祖归宗了,你就是小柔的姐姐了?别做白日梦了,秦家接受你,只是因为你的血可以救小柔,仅此而已。”

  我无法接受他的残忍,攥紧他的裤脚问:“那你呢,娶我也是因为我的血吗?”

  沈寒的姿态依然矜贵疏冷,他甩开我的手,连带着孩子一起甩了出去。

  “对,若不是这样,你怎么会乖乖的做活体血库,随时输血给小柔?”

  “秦歌,娶你简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像你这种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女人,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他的话,一句比一句伤人,我心头一抽,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杀,沈寒,你会有报应的!”

  沈寒笑了一下,那笑意风轻云淡。

  “秦歌啊,报应,我等着。你看看你这副粗俗不堪的样子,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爬上我的床那晚,我真想掐死你。”

  我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寒撇开目光,不再看我,“你知道的,我爱小柔。”

  我瞪着他,四肢百骸瞬间冷透,浑身都在颤抖。

  直到此时此刻,我才知道,哦,秦歌,原来沈寒也是会爱的啊,只不过他爱的那个人,由始至终就不是你。

  我忍不住一阵苦笑,笑得心都碎了:“那你打算怎样解决我?”

  沈寒看着我血迹斑斑的双腿,表情没有丝毫恻隐:“死于产后大出血,合情合理。”

  我伸出抖得不成样子的手,触摸孩子皱巴巴的小脸。

  凉凉的,没气了,不会哭也不会动了,在我身体里存在了十个月的小生命,已经死了。

  “沈寒,既然你一开始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当初为什么不命令我打掉?”

  沈寒又是一笑,“在小柔的病没好之前,我不想冒险。堕胎可能会引发大出血,Rh阴性血,不好找。不然你肚里的孩子,哪能存在十个月。”

  我僵坐在地上,眼泪汪汪地看着沈寒,哭哭又笑笑:“沈寒,你究竟有没有良心?”

  沈寒的眉头微微一皱,大概是觉得我精神失常了,“在我看来,你连阿猫阿狗都不如,我对你,没必要有良心。”

  我没说话,万念俱灰地抱着孩子爬出产房。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血肉,就算死,我们母女两也不能死得这么冤枉!

  沈寒也不阻止,在我快要爬到走廊的时候,鞋头突然一勾,硬生生将孩子从我手上踢了出去!

  “爬啊,秦歌你就继续爬吧,整间医院都是我的人,你以为你能活着爬出去?”

  是啊。

  医院是他开的,里里外外全是他的人,能爬去哪里呢。

  可我不甘心!

  凭什么沈寒和秦柔恩爱甜蜜,我和我的孩子,却要死于非命?

  凭什么!

  我像一条无路可走的丧家犬一样,拖着残破的身子在地上爬。

  地砖贴着我的下半身,拔凉拔凉的,冷得要命。

  “你这样对我,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向电梯口,想要抓住唯一的生机。

  “你爸?”

  沈寒唇角一勾,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把扯住我的头发,迫使我和他对视。

  “秦歌,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难道你爸还会继续让你这只小贱种,分享小柔的东西?你看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爸巴不得你死呢。”

  我心头一阵钝痛,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了:“你胡说!我爸怎么可能希望我死……”

  沈寒嘲弄地叹了口气,“既然你都要死了,我就让你当一个明白鬼吧。”

  “你爸就在楼下,知道他为什么他连上来看你一眼都吝啬吗,因为他比我更希望你死,私生女就是私生女,永远登不上台面见不得光!”

  “你骗我……骗我!”

  我呼吸一窒,多想爬起来和沈寒拼命。

  可是我没有力气了,除了指甲磨刮地面发出细碎的声响,我什么也做不了。

  曾经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爱人,原来从没把我当人看待过,我的存在,竟然就是为了成全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幸福美满!

  呵呵,绝啊,真是绝。

  我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沈寒,相信我,你会后悔的。”

  沈寒缓缓蹲下他高贵的身躯,看着我,讽刺地笑了:“你说,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白晃晃的走廊灯光之下,他眼神冷清,仿佛打量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倒人胃口的垃圾。

  我仰起头,咧了咧血色全无的嘴,把有生以来最怨毒的笑容,都给了他。

  “枉你医术高明,竟然不知道秦柔动过子宫切除术,没办法让你儿女双全的吗?”

 

第2章 他就爱这一口?

  沈寒的脸色阴了阴,应该是不知道秦柔做过这种手术,看我的眼神更冰冷厌恶了。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嫌弃小柔了?秦歌,我对小柔是真心的,有没有孩子,我根本不在乎。”

  我趴在地上,听着我拼了命去爱的老公对另一个女人的真心,不知不觉间,又泪流满面:“真心?你家三代单传,到了你这,真心要断子绝孙了!”

  “秦歌,你真恶毒!”

  沈寒眸光一冷,一把捏住我的脖子,大概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父母绝不会接受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儿媳妇。

  我昧着良心哈哈大笑,满嘴血沫滴在沈寒的手背上,我知道,我在他眼里,已经和疯子没什么差别了。

  “我不恶毒,又怎么衬托出秦柔的单纯善良?说起来,秦柔还欠我一句谢谢!”

  沈寒足足盯着我看了几秒,大手一按,迫使我用最卑贱羞耻的姿势,跪趴在他身下。

  “死,简直是太便宜你了。秦歌,我要你亲眼见证我和小柔白头到老,而你,孤零零的在精神病院死去。”

  我挺直虚软的身子对他笑,就是不想再输得凄惨一点:“沈寒,你最好祈祷我死在精神病院里,否则,我会让你连跪下来哭的机会,都没有!”

  隔天,我被沈寒逼着签字离婚,亲自扔进精神病院。

  我发着高烧,在漫天风雨里哭泣挣扎,可是没人救我。

  整整一个月,我几乎没见过太阳,在翻墙逃出去,却摔得浑身是血的一刹那,我甚至觉得,我要死在这里了!

  “我不是疯子,放我出去……”

  我仰着头躺在冰冷的地上,重复着短短一个月来,我说了无数次的话。

  “不是疯子?”

  缱绻慵懒的声线突然穿透寒风而来,沿着我的耳廓一丝丝漾开,撼得我倍感凄凉。

  我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抓住那人的裤脚,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我不是疯子,真的不是!”

  他审视着我,清冷的五官明明寡淡如水,却偏生魅惑非凡,足以抵过一切世间绝色,自成风景。

  “这里的患者,没一个会承认自己是疯子。”

  我在精神病院里从未见过这个男人,怕他不信我,急切的忍着痛爬起来:“我叫秦歌,二十五岁,曾经在傅氏集团任职策划部经理……”

  他绯色的薄唇一抿,语气清冽:“傅氏集团部门经理,你?”

  我不是傻子,听得懂他的质疑,立即说出公司各个部门的办公电话以及传真号。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瞳仁里多了一丝玩味,特别的撩拨人心。

  “所以?你是不是疯子,关我什么事。”

  是啊。

  关他什么事。

  我感到心头的冷意又重了一分:“我……”

  这时,护士找了过来,大概是没想到我身边多了个男人,她脸色一僵,问道:“傅少,您怎么来了?这位患者没伤到您吧?”

  我条件反射般缩到男人身后,用力搂着他的腰,“救救我。”

  我感到他腰身一僵,明显很排斥我的触碰。

  可我不敢松开手,因为我怕。怕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怕又一次被护士抓回不见天日的房间里!

  护士见我这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连忙手执针筒上前几步,想给我打镇定剂。

  我搂在他腰上的手缠得更紧,声音如同逆风的薄纸一样抖来抖去:“救我……求你了!”

  他扫了护士一眼,掏出手机翻了翻,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轻飘飘地问了我一句:“救你,然后你跟我回家,如何?”

  我懵了一下,说实话,我的身体已经瘦得不成样子,哪怕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我也不觉得哪个男人会对我有性趣。

  可这个人要我跟他回家做什么?难不成他的审美观不走寻常路,就爱这一口?

  心里这么想,我发出来的声音,也就透出几分认命的羞耻味道:“好,救我出去之后,你想怎样都行。”

  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直接将我推进车里。

  我看到护士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敢吱声。

  对,是不敢。

  车子开出精神病院好一会,我还是觉得很不真实,忍不住穿过凌乱的头发打量他,“你是精神病院的负责人?”

  他侧过脸,看了几眼我身上的伤,不答反问:“没摔伤筋骨吧?”

  “……没、应该没有。”

  他修长的手指一握,打转方向盘,朝沈寒医院的方向开去。

  “去医院看看。”

 

第3章 坐上来

  我心口一痛,心里脑里全是沈寒的残忍与无情,逃避地嘶吼道:“我不去医院!死都不去!”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直勾勾地看着我,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

  我知道自己的反应过激了,悻悻躲开他探究的眼神,有心转移话题:“谢谢你救我出来,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哦对,不是说去你家吗?”

  他眉梢一挑,倒是没再说‘医院’两个字,“你知道去我家,是什么意思吗?”

  我感到脸上顿时烧得厉害,连带着声音也低了下去:“我知道。”

  他敛回目光,之后没再说话,又开了一段路,将车停在一边。

  我以为他要下车办事或者打电话,他却点了支烟,猛地吸了几口:“我缺个新娘。”

  我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盯着缥缈的白烟,瞳仁幽暗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一个礼拜后我要举行婚礼,缺个新娘,你顶上这个空缺就行。”

  我怔住的同时他像是没了再抽烟的兴致,长指一下又一下地弹着烟灰,补充了一句:“精神病院和跟我结婚,二选一。”

  我定住,像是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很长一段时间里,车上只有我不安的呼吸声。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结婚很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可跟我这个认识不到一小时、形象还糟糕透顶的女人提结婚,我觉得这人肯定是精神有问题。

  见我不吱声,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求我救你时,你怎么说的?做人,要言出必行。”

  我一阵心虚,可是又无法接受他的草率,硬着头皮说:“我是说过出去之后,你想怎样都行,但结婚是终身大事,你了解我吗?你清楚我是什么人,之前做过什么事吗?”

  他身子一倾,清冷绝伦的脸一寸寸压向我,“我清楚你待过精神病院就够了。”

  我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就不怕我是个疯子?我连怎么称呼你都不知道,而且……”

  “傅言殇。”

  他简单利落地打断了我的‘而且’。

  我盯着他的眼睛,脑子有点懵掉,恐慌、窘迫不安……反正什么情绪都有。

  听他这意思,不但不介意娶个待过精神病院的老婆,还毫不在意老婆是什么形象、是美是丑。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常人干的事,可这一刻满身伤痛的我,甚至忘了仔细去想,‘傅言殇’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他的出现对于我来说,到底是祸还是福。

  也许,现在我只能见一步走一步,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我稳了稳情绪,故作平静地问他:“随便找个待过精神病院的女人结婚,你父母那边会同意?”

  傅言殇眼眸一眯,扔了烟,重新启动车子。

  我看得出来他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以为他不会回答我了,转头望出车窗外的霎那,却听见他淡淡地说:“等会就知道了。”

  之后的一路,车里安静得可怕。

  傅言殇把车子开得极快,就像要积压已久的情绪彻底宣泄出来一样。

  我看着他阴沉的侧脸,揣测他是不是想玩命的时候,车字突然停住,我整个人一下子惯性的往前甩,额头撞在挡风玻璃上,血顿时涌了出来,溅得驾驶座一片狼藉。

  傅言殇眉心一蹙,像是才想起我没系安全带,短暂的沉默过后,淡漠道:“精神病患者都比你干净整洁。”

  我感到周身的血液瞬间冷却,忍不住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秦歌,听到这样的一句讽刺,你会难过吗?

  我捂着额头的伤口,问到最后,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尊严这种东西,其实从沈寒将我扔进精神病院的那刻起,我就没有了,没人会在乎我的喜怒哀乐、是不是伤心难过。

  下了车,跟着傅言殇走进门,我才发现他家客厅沙发上坐着个中年男人。

  傅言殇冷不丁的对那人说:“这是我要娶的女人,秦歌。”

  那人一身刻板的西服,衬衫纽扣扣得严严实实。他皱着眉,目光从我血迹斑斑的额头扫到脚尖,又从脚尖一寸寸移我的病号服上。

  “不孝的东西,你他妈精神失常了吧。”他额头上青筋直跳,指着我说:“娶什么货色不好,偏偏弄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疯婆子回来气我?你看看,她这个粗俗不堪的样子,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

  这个粗俗不堪的样子,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

  这句话让我第一时间想到沈寒,深深的自卑感和怨恨涌上心头,几乎是下意识地咬紧唇瓣。

  和沈寒结婚之前,我有稳定体面的工作,也曾经优雅动人、有男人爱慕追求过。

  可原来,婚后每天在家洗衣做饭伺候公婆的付出,就是不如秦柔的一颦一笑,来得让沈寒心动吗?

  我眼眶一热,猛然意识到我失去的不只是婚姻,还有作为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自信和自我。

  傅言殇看了看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我眼底的泪光,手臂一紧,忽然用力地拥我入怀。

  “爸,别说她是个精神病,只要能让你不痛快,就算她是个丑八怪,我也照娶不误。”

  我一阵恍惚,还没看清楚傅言殇说这话时的表情有多阴冷,就被他一个猛力推进房间。

  那人抓起酒杯就往傅言殇身上扔,嘴里还骂道:“老子不信你真的会娶一个疯女人,有种你就上给我看看……”

  房门恰好在这时关上了,外面的声音隔绝得一干二净。

  “去洗洗,把衣服脱了,躺着。”

  傅言殇随手将外套一甩,开始解皮带。

  我看看他优雅从容的动作,又看看自己的凄楚狼狈,禁不住狠狠一个激灵,觉得人与人之间,冥冥之中就存在高低贵贱之分。

  在沈寒眼里,我连阿猫阿狗都不如,在傅言殇看来,蓬头垢面的我又算什么?恐怕还比不上出来卖的吧?

  所以,还看不清现实么秦歌。

  卑微到尘埃里的人,有什么资格讲羞耻之心呢?

  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冲洗了一下身体,裹着浴巾走出来。

  浴巾很短,勉强遮挡住我的胸口和屁股,我的心突突跳了起来,走到床边躺下也不是,僵站着也不是。

  傅言殇见我浑身紧绷,低沉又薄凉地说:“你这么紧张,没经验?自己动,会不会?”

 

第4章 主动躺着

  我一愣,浑身就像触电似的,心脏剧烈收缩的同时眼泪也流了下来。

  自己动……我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想哭,还是想苦笑。

  和沈寒那晚,他就是让我这么做的。那时我拼命安慰自己,只要他心里有一丁点我,我撕碎自尊心的妥协和忍让,就还有意义。

  可结果呢,他说他爱秦柔,他亲手杀了我的孩子,他连多看我一眼都觉得恶心!

  我狠狠揩了下眼角,突然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身子一软,主动躺在床上。

  “除了自己动,别的,随便你。”

  傅言殇皱了皱眉,大概是觉得我作践自己的样子特别难看,大手一扯,用被子把我蒙得严严实实。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随之久久的,他都没有动我。我松了口气之余,一波又一波的自卑感又袭上心头,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反正很不好受。

  “我太丑了?”

  我问得小心翼翼又不知廉耻,就怕他一个不满意,将我扔回精神病院。

  傅言殇冷冷地扫了我一眼,手指突然钳住我的脚踝。

  我冷汗直冒,翻墙摔下去的时候崴了脚,现在被他硬生生的一碰,疼痛一下子沿着经络穿透肺腑,痛得我忍不住喊了出来:“傅言殇……好痛!”

  他没理我,大概不屑于顾虑我的感受,指腹冷冷的在脚踝上流转,那股子生硬的力道压紧脚骨,我觉得我的腿要废了。

  可我不敢挣扎,疼到极致。

  算不清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外面那人摔门离开的时候,我已经痛得没力气了。

  傅言殇倏松手,像是在说,秦歌,我只用你来刺激我爸而已。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相比于我呆滞难堪,他简直冷漠平静得太可怕。

  “脚跛不了。”

  他淡淡地说。

  我张了张嘴,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其实很想问他到底想做什么,但我最终没说这个,不想问,也组织不好语言去问。

  傅言殇似乎也懒得管我,开了房门让我出去。

  夜很暗很冷。

  我像见不得光的生物一样缩在客厅角落里,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离开精神病院了,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也不会有护士强行给我打镇定剂了。

  “沈寒,我出来了,出来了……”

  我的眼睛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明明这个人带给我的全是绝望和痛苦,可一旦想起他,我还是想知道他现在的生活状态。

  人性果然就是这样,一边痛,一边还要死死抓住不放,不肯忘。

  我瘸着腿一步步走到沙发边,用座机打了个电话给林薇。

  我俩是发小,当初我和沈寒是隐婚,除了双方家长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她气得指着我的鼻子骂,秦歌,醒醒吧,这男人不爱你,什么感情可以慢慢培养都是放狗屁,以后有得你哭的。

  当时我没听进去,总觉得哪怕沈寒是块冰,我也能捂热,现在想想真是傻啊。

  林薇很快接了电话,但她似乎没想起是我,听见我的声音之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秦歌,是你吗?你、你还活着?沈寒说你在老家生孩子死了……也当时怪我不走心,居然就信了他的话!”

  我死了?

  我手脚冰凉,恨得牙关都在打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人巴不得我死的人,再次看到我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我把沈寒对我做的事,大概跟林薇说了一遍。

  整个过程中我的情绪其实还算平静,林薇倒是激动地骂开了:“艹沈寒他妈的畜生,这头害得你这么惨,转过身还有脸和秦柔举行豪华婚礼!”

  我一听,心里狠狠一揪。

  即便经历经过那么一段惨痛的婚姻,但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公婆不会由着沈寒乱来,他们对我这个儿媳妇,还是认可和有感情的。

  可现实往往让我猝不及防,这才短短一个月,我尽心尽力伺候的公婆,就接受了另外一个儿媳妇吗?

  那我算什么?

  我惨死的孩子又算什么?

  林薇见我迟迟不说话,急得问了我地址,说要过来找我。

  “好,我等你……”

  我顿了好几次才把地址说完,现在我这个鬼样子,连我自己都嫌弃,但我知道林薇不会嫌弃我。

  二十分钟后。

  我在傅言殇家楼下和林薇见了面。

  她拖着行李箱,里面全是给我准备的衣物,明明眼泪汪汪的,嘴上还在骂我蠢骂我犯贱。

  我红着眼睛没说话,林薇这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她怎么说我都可以,但若是别人让我皱一下眉头,她就会跟那人拼命。

  她咬牙切齿地骂了我一会,突然不放心地问我:“你说一个男的救你出来,现在你们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真的没问题?”

  我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上面密密麻麻的针口是我爱过沈寒的证据,说不上来为什么,我觉得特别的丑陋和恶心。

  “就我现在这个样子,哪怕他是个心理变态,也不见得会对我不轨。”

  林薇不由得抹了一把眼泪,“想当初你也不是没人追,沈寒瞎了狗眼了,你有哪儿不如秦柔……”

  我禁不住一颤,要不是脚踝的痛疼缓解了很多,我可能这会连站直身子都是问题。

  “是我瞎了狗眼。”

  林薇知道我难受,顿时收了声。

  我很感激她恰到好处的沉默,“好了,不说过去的事了,前段时间你说人事调动,现在调去哪个科室了?”

  林薇拉着我的胳膊,恨恨道:“我上个礼拜调去沈寒的医院了,妇科。小歌,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让沈寒那个王八养的贱男悔不当初!”

  我一看林薇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要去找沈寒开撕的,实在不忍心让她也卷进去。

  “你别跟他正面起冲突,不值得。你真想帮我的话,就暂时装作不知情,其他的,让我自己来做。”

  林薇可能感觉到了我蠢蠢欲动的报复心理,轻声问我:“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第5章 有没有处,女情结

  我垂下手,简直百感交集:“还没想好,等想清楚了再说。”

  林薇见我这样,眼泪一下子又绷不住了,我知道她是恨铁不成钢,可又不忍心再骂我。

  “行吧,先把身体养好再做打算,只要人活着,就什么都不怕。手机我放在行李箱里面了,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打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逼回眼泪对她笑,“知道了。”

  拖着行李箱回到门口的时候,傅言殇正好提着笔记本从房间走出来。

  他盯着行李箱,大概是觉得很煞风景,沉着脸问我:“哪来的?”

  “朋友送过来给我的。”我怕他以为我想赖在他这里长住,立即解释道:“你放心,我随时可以走的,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走也没问题。”

  “哦……”傅言殇嘴边勾起一抹冷笑,像是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话,“秦歌,原来你是那种过完河就拆桥的女人。”

  我看着他轻轻拧起的眉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下一秒竟急匆匆地说:“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也不会忘记如果不是你,此时此刻我还被关在精神病院里!”

  可能是我的反应还算让傅言殇满意,他没继续这个话题,坐在落地窗边浏览网页,“客房的衣柜是空的,衣服你可以随便放。”

  我顺从地点点头,“知道了,放好衣服之后,我还需要做什么吗?”

  傅言殇看了我一眼,“明天去沈氏综合医院婚检,早上我没空,你自己过去。”

  我艰难地吞了口唾沫没说话,双手隐隐捏成了拳头。

  沈寒的医院……

  我笑得有点苦,就想看看他会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我。

  翌日。

  我在客房里整理了下自己,林薇的衣服大多是艳丽的长裙,对于我这种习惯家居服和职业装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习惯。

  走出去的时候,傅言殇已经坐在餐桌边吃早餐了。

  他真是那种很有生活格调的男人,早餐看似简单,但其实很丰富。

  鲜榨果汁、五谷杂粮馒头、肉丝蔬菜粥……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吃食,没有咖啡、烟酒之类的东西。

  甚至,他面前没有报纸和手机,一心一意地吃着早餐。

  我有些晃神,从来不知道男人安静的一面竟是这样的魅惑众生,好一会才说:“早上好。”

  他并未抬眸看我一眼,“早餐买多了,吃完再去。”

  “你买了我的早餐?”我狠狠揩了下眼角,忽然想起在沈家的时候,沈寒只在意早餐好不不吃,从来就没关心过我饿不饿。

  傅言殇的表情简单又复杂,仿佛有着一颗世上最不动声色的心,淡淡地重复:“买多了。”

  喔,原来是这样。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

  这种沉默让我不停猜测傅言殇是个怎样的人,最终,我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你会去做婚检吗?”

  傅言殇拿过我的手机拨了个号码,“看时间。有事打这个号码。”

  我其实想问他这个是你手机号吗,想想又觉得矫情,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好的。”

  到了沈寒的医院,林薇刚好走过来。

  见了我,林薇怔了很久,毕竟我以前很少穿长裙,这种鲜艳的连衣裙更是没怎么穿过。

  “小歌?”林薇挺惊讶地拉着我:“哪里不舒服吗,怎么来医院了?”

  我摇摇头,“来做婚检。”

  林薇急了:“做婚检?和救你那男人结婚?我的天,小歌,咱可不能为了刺激沈寒,拿终身大事开玩笑!”

  我低下头,笑得惨兮兮的:“嗯,我是要结婚了。不过就算我和天王老子结婚,沈寒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何况我和傅言殇只是形婚。”

  林薇一怔,几秒后激动地问我:“是医学界权威傅言殇吗?据我所知,他一直是业界的神话级人物,人好家境好医术更是一流的,就连沈寒这种眼高于顶的家伙,也得敬他三分!”

  我不由得想起昨晚傅言殇按我脚踝的画面,虽然有几分医生的感觉,但扯到权威,未免太过了,哪有这么年轻的权威。

  “可能是同名同姓。”

  林薇狠戳我的脑门,“傻吧你,现在猛地一想,不是权威能轻轻松松将你从精神病院拎出来吗?重点是,你们结了婚的话,沈寒指不定有多吃惊、多不敢置信呢!”

  我的心轻轻一荡,精神病院那护士确实挺忌惮傅言殇。

  林薇拍拍我的肩,似乎对傅言殇这号人物一百二十个满意。

  “这个婚咱必须结,但是你跟沈寒那段,最好先瞒着,我听说傅言殇的父母特别古板保守……”

  我不以为然地笑笑:“我又不是真的结婚过日子。”

  林薇皱皱眉,晃着我的身子:“结婚证一领,章一盖,还能有假的?讲真,哪个男人心里面没有一点处女情结?就算傅言殇不介意,他父母呢?”

  我回了句:“你想多了,结了婚还能离。”

  林薇瞪了我一眼:“心里咋想的啊你,捡到宝了还不自知,反正婚检这事,我知道怎么做了。”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我没反应过来,没多久就有个护士过来找林薇。

  “沈院长结束蜜月假期回来了,正在婚检室发喜糖呢,林医生,您还是过去一趟吧,科室的人都在。”

  我身子一僵。

  明明设想过无数次和沈寒见面的场景,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了,尤其是想到他在发喜糖,我心里竟难受得厉害。

  林薇知道我心慌意乱,走的时候用力地抱了我一下:“别慌,我在呢。没人能伤害你!”

  我不知道说什么,往婚检室走的时候,每走一步,我的心都在滴血。

  有人说,一旦毫无保留的爱过一个人,哪怕最后得到的只有恨,回忆里也全是他的影子。

  我眼眶一热,突然觉得自己没那么勇敢,因为我终究爱过沈寒,捧着一颗最纯粹的心爱过。

  踏进婚检室,我一眼就看见沈寒坐在靠窗的位置谈笑风生。

  他面前堆满了各色各样的糖果,喜庆的糖果盒上还印着他和秦柔的婚纱照。

  真是羡煞旁人的幸福模样!

  我站在门边,双脚沉重到再也迈不动一步,就这样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

  “沈寒……”

  我红着眼睛默念他的名字,曾经同床共枕的老公就在面前,可现在再看,却像隔了千山万水一样,撇开满心的爱与恨,我竟说不清楚当初是被他哪点吸引的。

  沈寒似乎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完全没觉察我的存在,一边说笑一边随手翻婚检单,一直翻到最末端的那张。

  “……秦歌?”

  他长指一抖,足足怔了几秒,满脸震惊地抽出我的婚检单。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