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当前位置: 微信电脑版首页 辽宁康辉国际旅行社 正文

陈凯歌历时6年,耗资16亿,种下2万棵树,造了一座城,只为……

陈凯歌历时6年,耗资16亿,种下2万棵树,造了一座城,只为……          2018-01-02 辽宁康辉国际旅行社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12年前,陈凯歌满怀期待,要以《无极》打开"中国奇幻电影的一个新世界"。结果伟大的尝试,却以豆瓣4.9分的成绩惨败。


12年后,他又带来了同为奇幻题材的《妖猫传》,誓要为我们展现盛唐的辉煌。





近年来,为了追求票房,追求噱头,国产电影呈现出“泛3D化”趋势,甚至出现了很多“伪3D”电影。


作为一部商业大片,《妖猫传》当然也有3D化的底气,而票房凭空上涨三到五成的诱惑,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抵抗的。


但陈凯歌做到了!


在这个“没有票房就没有发言权”的大环境下,《妖猫传》能够扎扎实实地以2D方式呈现,这无疑是制作者对电影艺术匠心的坚持。



《妖猫传》所试图打造的视觉奇观,是一种东方式的、诗化的视觉奇观,是中国画散点透视一般的意境美,并非是从屏幕中呼之欲出的立体实感。


从陈凯歌以往的电影作品中不难看出,他对美学有着极致的追求,华美的影像表现和汪洋恣肆的想象力是他影片的一大特色。


而《妖猫传》无疑是陈凯歌用情至深的一部影片,为了再现书中的大唐气象,他的团队在襄阳用了6年时间,花了16个亿,复刻了一座“唐城”。


不仅如此,从2011年开始在城内种下20000棵树木,到服装、道具、窗外的景致、衣裳的金线,每一样都马虎不得。



正是因为陈凯歌这种对“美”的高要求,才有了电影中令人称赞不已的盛唐。


有那么几个场景会让人如同中了幻术一般,仿佛真的走进了那个时代,看着电影画布上铺展而开的美,心里又总能够想到几首零碎诗句。


是“东风夜放花千树”还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长安,每个人的心中也都有一个大唐盛世。



拱桥,乌篷船,还有远处隐隐的宫廷建筑

桥上百姓摩肩接踵


雕梁画栋 白色的基调

素净里透着一股莫名的神秘

仿佛有什么秘密要呼之欲出


唐宋建筑的魅力在于简单中的精致

平衡里的温和与开放

《妖猫传》显然深谙其道


连一扇花窗的细节都做得如此栩栩

光圈和剪影

每一处细节都在透露着

导演的美学语言


如果说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带来的,是唐朝一抹隐隐然的诗意回味,那陈凯歌的《妖猫传》则是一个华丽的画卷,热烈浓稠,又不失高级感。


而整部影片中最令人惊艳的,莫过于那场”极乐之宴“了。绮丽,却不阴柔;厚重,亦不失轻灵。


偌大的酒池无中生有

鲜活的锦鲤一跃而出


宏伟的长安城美轮美奂

城里行人如织的热闹


极乐之宴上的歌舞升平

这才是真正的大唐风流


白鹤少年翩翩起舞

黄鹤法师幻术如梦


定格在空中的伶人,自动注满美酒的酒池,从手中跃出的老虎,能变成仙鹤的少年……绚丽的色彩,精妙而多样的镜头运用,怎能不让人惊艳?


而惊艳的同时更让我们感到震撼的是盛唐的繁华,盛唐的开放和盛唐的文明。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妖猫传》,那答案一定有很多,“美轮美奂”、“气势恢宏”……


但如果只能用三个字,我想,那只能是“陈 凯 歌”!


布封讲:“风格即人”。


陈凯歌的电影,表达着陈凯歌的内心,表达着他对美学的极致追求。那种表达的欲望,比太多中国导演都来得要强烈。


正如他自己所言,“只有我主导这部电影,它才能够在这个电影中间散发出属于我的芳香”。



1993年的一部《霸王别姬》将陈凯歌推上了神坛,至今为止,他是唯一一位拿过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华人导演。


在《霸王别姬》中,京剧的华丽和剧情的惨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荡漾开的色彩与晦暗的背景设定之间的冲突,使影片的剧情和色彩回味悠长,过程如庄生梦蝶,结局若飞蛾扑火。


这无疑是一部艺术性与剧情并重的电影,剧情的优秀和陈凯歌导演超高的艺术品味相互碰撞才造就了这部国产电影的地位,这确实是国产电影难以逾越的高峰。



直到12年前《无极》的出现,才一把将陈凯歌拉下了神坛。再加上馒头血案的闹剧,这位“电影界的美学大师”一时间竟被千万人嘲讽。


《无极》胜在了票房,却败在了口碑。


但不可否认,《无极》是美的,最起码在美学角度上,它是成功的。陈凯歌在电影美学上,还是有着极高的判断力和执行力。


无论是画面场景,还是服装细节,都华丽精美,无可挑剔。只是故事太过无趣,毕竟再大的道理,一说教,人就不愿意听了。





一部是中国最好的国产电影之一,一部是早期商业片史上最烂的电影,《霸王别姬》和《无极》像是陈凯歌电影生涯里的两极,让他背负着沉重的压力。


没有人喜欢总是被拿来跟自己的过往比较,但陈凯歌恰恰生活在这样的期待场域中。


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陈凯歌也不会将他之后的电影作品再拿来和《霸王别姬》做比较。荣耀已成过去,何如才能在电影创作中叩开不同法门,才是他真正所在意的。


细数陈凯歌的电影作品,不难看出,变的是他的心境,而从未改变的则是他对美学的追求,对寻求商业与艺术之间平衡点的执着。



有人说,在陈凯歌的电影里,随便截下的一帧画面,都像是一件精致奇巧的艺术品。每上映一部新片,都会有剪刀手高呼,又可以收漂亮的空境素材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一路走来,似乎陈凯歌的每一部电影作品都会饱受争议,但却从没人质疑过他的匠心。


他对电影的精雕细琢,正代表着中国人对美学的端正态度。起起伏伏的大半生,这个倔强的老人做好电影的决心从未改变。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