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当前位置: 微信电脑版首页 辽沈晚报 正文

每一场阴错阳差都是命中注定!|夜读

每一场阴错阳差都是命中注定!|夜读          2016-02-03 辽沈晚报



1


在曙光路上班前,我就知道这里有一家超好吃的紫菜包饭,入职后,打扫完卫生,我连忙从新电脑上查到了订餐电话,口水哈拉的打了过去。

我眉飞色舞的说:“喂,你好,紫菜包饭。我要订一盒鳗鱼的。送到对面的宇飞大厦3层。”

对方“额”了一声,有几分迟疑。

我想一定是太忙,人手不够懒的送上楼。作为一名吃货,唯有美食能让我卑躬屈膝尽折腰,于是我连忙陪着笑脸说:“您要是忙,就送到楼下大厅,我下楼取,行吗?就在对面。谢谢您了,谢谢您了。”

他顿了两秒,说:“好吧。”

结果,我在楼下晃悠了20分钟,他才提拎着塑料袋,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你们送餐这么慢啊?”我一边掏钱一边生气的埋怨道。

他局促的低下了头,红着脸嗫嚅着:“对不起,对不起,店里的客人太多。”我注意到他还穿着拖鞋,怯生生的一副高中生的模样,心想又粗鲁了,怪阿姨吓到了小盆友,连忙咧开嘴给了个大大的微笑:“没事,没事,我就是等的有点着急。你别见怪啊,快回店里帮忙吧。”

他恍然大悟的点着头,临出门时回过头来问我:“您是在这里上班吗?”

“对的,我特爱吃你家的紫菜包饭,鳗鱼、金枪鱼、沙拉的我都爱吃,原味的也不错。对了,下次一定让老板给我打折啊!”我挥着手,一头扎进了电梯。


2


入职后,工作得并不算顺利。常常加班,常常挨骂,也常常迷茫。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放弃温暖舒适的故乡,北京的冬天万箭穿心,冷到入骨,风可以从四面八方吹进你的五脏六腑。回到半地下的出租房,我连羽绒服都不敢脱。每一次妈妈打来电话,我都得裹着被子抱着暖宝,站在桌子上,努力靠近那半格露出地面的窗户。屋里的一切都是僵的,有时连笑一下都需要费些力气。妈妈问:“北京好吗?是你喜欢的那个样子吗?”我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点头,好像她能看见一样。

其实我并不确定我喜不喜欢北京,但我知道我喜欢和一大群人一起奔跑,我爱这种你争我夺的氛围,我不想回到老家找个信用社终日盖戳,从第一天上班就能预知最后一天的工作。我喜欢正面迎击一切挑战,不怕哪一拳会将我击倒,在我的世界,有勇气出场比赢得比赛更重要。

年轻不就应该在不断的打怪升级中磨练自我吗?没有丰盈多彩的二十几岁,我怎么坐在摇椅上向我的孙子孙女炫耀,怎么度过人生那越来越灰暗落寞的黄昏,怎么欣慰的对自己说,这世界我来过。

写到这里,你一定能感觉到我是一枚有深度有思想的吃货,是的,鸡汤和紫菜包饭是我的最爱。心累的时候随便打开一个公众号,里面都是元气十足的心灵鸡汤,嘴馋的时候,打开手机翻出常用电话里预存的紫菜包饭,就能美美的饱餐一顿。这就是美妙的人生啊。而且这家店的售后服务超好。总发短信调查客户体验,今天的好吃不好吃,明天还要不要,晚上还加不加班。

有一天下午,我感冒了提前回家休息,正瑟缩在被窝里捧着面巾纸左右开弓,紫菜包饭忽然发来短信,问我今天需不需要送餐。

我马上打了回去,用我那浑厚的中低音表达了我恍然大悟的赞叹。

“太神了,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互联网大数据?你看现在某东啊,某宝啊推荐的都是你近期会买的东西,他们通过你以往的资料可以预判出你购买的物品及周期,你们这店这么小,怎么也能这么先进啊?”

对方显然被我喷晕,愣在那边发呆了好几秒,然后缓缓的问:“这么说,你需要?”

“当然了,不过我病了,吃了药不能吃海鲜的。”我叹了口气。

“你病了?”传来的声音突然急促,我心里一紧,真好。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在我最狼狈脆弱的时候,居然有餐厅主动送餐,还收到了对方真挚的关心和惦念。

“谢谢你,我只是感冒,就要最普通的紫菜包饭吧,不过送餐的地址变了。您送到宇飞大厦后面的沁水园小区8号楼2单元门口吧,我去取。”

“好的。马上到。”

不到15分钟,他就来了。我裹成熊一般的冲进了大风里。

“这次好快。”我边数钱边接过饭盒,“哇,你们有热力包了?”我发现他这次是骑车来的,车把上挂着一个崭新的热力包。多亏了有它,我的紫菜包饭还是暖的。

“谢谢你,我一定告诉你们老板,你服务周到,让他给你升职加薪。”我揣着饭盒往楼梯跑,突然停下来回头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他跨上车,一只脚踏上脚板,俯下身子刚要发力,听见我的问题,忙直起身红着脸愣愣的看着我。

“害羞啊?那,告诉我工号也行啊。不然我怎么去老板那表扬你?”

“噢,那,我叫大林。”

“大林?你也就18岁吧,姐姐我以后叫你小林,拜拜。”

风卷着沙子啪啪的打在身上,可怀里的这盒紫菜包饭超暖。

         

后来,没事的时候,我常和小林聊天。原来他今年高中毕业,考的大学不太理想,家人希望他先学英语,然后出国留学。我问他怎么跑去餐厅当外卖员,他笑了下,说就当是先体验一下国外打工的感觉吧。

慢慢的,我发现,我对小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年龄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太多的代沟。对未来我们都有一种迷茫,努力奔跑又不知路在何方。小林说他其实不想出国,不想离开舒适温暖的故乡。我大笑,我说你看我,我不就是这样,孤身一人在北京漂泊,住的最便宜的房子,吃最简便的食物。也苦也累,但这就是我们本来该有的热血青春。

夜幕四合,我们坐在天桥上,对着璨如繁星的车流大喊:“我要成为更好的自己!”小林的眼里闪着泪光,他说,家里人都逼我,可是我听不进去,但你说的话我记在心里了。




3


就这样,小林的紫菜包饭陪我度过了那年最冷的时光。春暖花开的时候,一个陌生女人敲开了我的房门。

那是一个眼里透着清冷的中年妇女,很高很瘦,礼貌的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说您是谁?

她环视了我的房间,又打量了一下我,慢慢的开了口。我是肖磊的妈妈。

肖磊是谁?我不认识。我看到她眼里的不友善,本能的要关门谢客。她一把推住我的手。直愣愣的盯着我的眼睛,大声说:“你不认识,他给你送了一冬天的饭,你说你不认识?”

我当时就蒙了。你说的是小林?

小林?他告诉你他叫小林?真可笑。他是我儿子,他叫肖磊。他马上要出国了,请你以后别再给他打电话让他给你送饭。

我听了更气愤了。我说:“我没让他给我送饭,我打的是订餐电话,您不愿意可以让他别去打工?”

她听完也生气了:“谁告诉你肖磊在餐厅打工?他根本就没干过什么外卖!一开始我就觉得他奇怪,老是一到饭点儿就盯着手机,一接电话就跑出去,还偷偷去买了个热力包。但我工作太忙,没放在心上,就觉得他是贪玩,要不就是找同学去了。可最近,我发现他居然一接电话就去路口那家紫菜包饭排队买饭,买完了就匆匆忙忙的放到热力包里给你送去。你有手有脚,不会自己订餐吗?你累傻小子呢?”

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往日里的一幕一幕像潮水般袭来。原来,他不是外卖员,原来他不叫大林,原来这一切都是个谎言。

等我清醒过来,肖磊的妈妈已经不知所踪。华灯初上,我一个人默默的向餐厅走去。春寒料峭,几棵干枯的迎春花在风里萎靡不振瑟瑟发抖。

紫菜包饭的招牌在街口特别的显眼,一亮一暗眨着眼。我翻出了手机,打开目录,我终于看清了,紫菜包饭的送餐电话尾号是6,而我一直打的肖磊的电话尾号是9。原来,他妈妈说的对,我一直打的紫菜包饭订餐电话居然是肖磊的手机。

在店里,我见到了真的大林,是这里的老板,40多岁,虎背熊腰,满脸络腮,但笑起来很有暖意。原来,他真的不叫大林,他也根本不是什么外卖员。

我一个人站到风里,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该往哪边走。身旁的车一辆一辆呼啸而过,我想和小林说句话,我想问问他,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号码还是显示紫菜包饭,里面传来肖磊欢快的声音:“怎么样,今天想吃点什么?”

我把喉咙梗得生疼,一大滴泪啪的落在了地上,吸着鼻子说:“鳗鱼的吧。”

“好嘞,一会你家见啊。”肖磊欢天喜地的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我就看见小区里蹿出一个人,骑着车风风火火的向这边赶来。

我和肖磊终于见了面。黄昏的路灯下他像被人一脚踩中尾巴,满脸的尴尬。

我看着他清澈的眼眸,努力平复着情绪:“原来,我第一次打的号码和后来存的号码都是错的。原来你并不是这里的送餐员。原来你的名字不是小林。原来这一切,都是阴错阳差。可是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一直骗我,为什么这么辛苦的跑来跑去?你其实只用说一句你打错了,这里不是紫菜包饭。那后面所有的一切就不会发生。”

“可是我想让它发生!”肖磊停好车,激动的冲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因为那天中午,我心情特别不好,我不知道高考为什么会失利,我不知道出国是不是一定就好,我对未来充满了怀疑和迷茫。可是就在那个中午,我听到了这世界上最阳光最爽朗的声音:喂,你好,紫菜包饭。我觉得说这话的人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最幸福的人。我只是好奇,我就是想出来见一见这样的你。”

“那后来呢,后来你也可以告诉我真相啊。”

“后来,我见到了你的坚强,你的勇敢,你的热血,我觉得我特别惭愧。你一个女孩子都能披荆斩棘的勇闯北京。我身为男子汉还有什么可怕的。我会出国,会好好学习,会像你一样为梦想而战,会永远相信奋斗的意义。”肖磊说着一把握住了我的肩膀。

还有什么误会比这个更美好的吗?有一个知我懂我的人同行。我对自己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如果上天一定要在我的生活里加进一段奇幻的插曲,那我为什么不欣然接受呢。我说恭喜你,做姐姐的没什么可送你的,但这一腔孤勇也算是让你受了些启发。今日一别山高水长,愿你终将成为最想成为的自己。

肖磊伸出手拦住了我,他说其实我一直想给你唱一首歌。你能听我为你唱一首歌吗?

/*760*90 创建于 2016/7/4*/ var cpro_id = "u2694033";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