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当前位置: 微信电脑版首页 辽沈晚报 正文

路随人茫茫|夜读

路随人茫茫|夜读          2016-01-25 辽沈晚报


电影《倩女幽魂》主题曲:《倩女幽魂》(粤)

词/曲:黄霑

演唱:张国荣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人生是/美梦与热望∕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何从何去/去觅我心中方向∕风仿佛在梦中轻叹∕路和人茫茫∕

人间路/快乐少年郎∕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一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


徐克的工作室设在九龙塘的一栋三合土综合大楼内,90年代的时候还以灰板隔开,而今差别也不大。建这个工作室是因为徐克想单干,也因为要和施南生一起提携新导演。然而徐克对于自己电影的执着与不断涌来的构思,使得每一个在工作室里的导演都成为徐老怪的代言人,《倩女幽魂》就是如此。

《倩女幽魂》是个人鬼殊途的故事,《倩女幽魂》的曲子是殊途同归的默契。

《倩女幽魂》的电影配乐,是黄霑和戴乐民联手写的。两个人那时候还以专写广告片音乐为生,广告音乐的短小精悍要求音乐的精细,《倩女幽魂》就是考究之作,黄霑还眉飞色舞地说:“我请了黄安源玩二胡、林风弹琵琶,全是一时之选。”这样精细的外表还有着深刻的内核,黄霑说:“我作的歌,都是别有含意的,‘路随人茫茫’是香港人的心态。”诚然,《倩女幽魂》是属于宁采臣的,《黎明不要来》是属于聂小倩的,而《道》是属于燕赤霞的。

《倩女幽魂》是对李翰祥电影的颠覆,翻拍在徐克工作室当中占有一席之地。除了对于经典有着膜拜之心外,还有的就是对于经典的更多的想法。在新浪潮电影的风潮中,尝试各种科幻特技。

影片从小倩魅惑的夜晚开始,接着是采臣独自的路。路上有高山流水和一块硬到足可以击碎石头的馒头,这犹如《笑傲江湖》里风清扬不领情的馒头一样,书生打扮的宁采臣被硌了牙。依稀记得那条长长的甬路上,风尘茫茫,天似乎也不那么明朗,采臣赶路,脚下的尘土飞扬,漫过鞋面,被蒙蒙细雨浇散了寂寞。那时候,哥哥脸上满是青春的朝气,全无一丝赶路的疲累。我姑且认为这是18岁出门远行般的心情,是在陌生巷道中充满新鲜期待的稚子情怀,又怎会劳累?只不过这次不是要去黄金榜上望龙头,而是收烂账。至于为何采臣书生打扮却是个收烂账的呢?这恐怕要问徐老怪对书生有什么隐喻了。

《倩女幽魂》这首曲子,黄霑用了长笛开始,这是对于人生路最好的明志。命运在这里叫作悠扬。笛不比萧,要远听才好,最好有月光,最好寂静,最好面对清溪不见波澜,可是心却波澜。电影长镜头下是采臣路途的几多方向。可是无论是何种方向,路的长度已然确认,不过是美梦一场。美梦是每个赶路的人乐意做的,南柯太守的黄粱一梦,梦断在可以儿孙满堂之时;美梦也是每个醒着的人乐意做的,柳耆卿自语:“梦觉透窗风一线,寒灯吹熄。” 便醉出了“负佳人”的“几许盟言”,一个简单的负与被负的故事反倒好些,难就难在故事本身的彼此不相负。

带着喜感的采臣在气愤中一脚将馒头踢开,却又硌破了鞋,倒霉的采臣并没有因此结束他的霉运,而是顺着湿滑的山间小路滑下来,惊险万分。郭北镇的地界,采臣掏出他并不灵光的指南针,打着破伞一路奔走。惊魂甫定,一路人马赶来,这又是一个人鬼不分、神妖难辨的世界。宁采臣目睹这一场杀戮,他白净的脸上多了一捧鲜血,他愣了愣,抱着自己的鞋不知所措。杀过人的剑客给了他一个馒头,诚然这剑客也有善意。剑客离开后,宁采臣吐着馒头迅速离开雨棚,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这是非之地。我想起张国荣说,他实在很喜欢这个角色,因为这样的纯真他很久以前也有过。

1977年,因为父亲病重归国的张国荣,在英国一个人住习惯了,就不想住家里,于是靠卖鞋、卖牛仔裤为生,每月能有800~1000港币的收入,突然被朋友拖去参加亚洲歌唱大赛,5元报名费还是找佣人六姐拿的。钟景辉和黎小田做评委,结果得了亚军,月薪1000块港币。那年的冠军钟伟强如今早就没了消息,哥哥能留在人们心里,多半因为他的坚持。他从少人知道到当红,用了整整7年。这期间在丽迪电台的歌唱show上,被歌迷起倒哄,扔出自己的海军帽反而被歌迷嘘声一片地扔回来。跟毛毛求婚被拒绝,也难怪,那年毛舜筠才17岁,他不过20岁,流了整夜泪。1982年,最落魄的时候重遇童年好友唐鹤德,这个人改变了他的一生,本来是最重要的朋友,后来蜕变为最重要的爱人。

这一年,他靠着《烈火青春》打开局面,转签了华星唱片并认识了经纪人陈淑芬。1983年,《风继续吹》让他平步青云。1984年的《Monica》令他街知巷闻。或者,是待人真诚又不服输的个性,加上专业精神,以及在自己小象牙塔里的天真,让哥哥被人们难以忘记。

拍《倩女幽魂》的时候,哥哥十分卖力。那时候,香港正值雨季,倒霉的宁采臣又有很多湿身的戏,无论是大雨中被淋湿还是掉进泥坑里,张国荣始终不用替身,觉得不满意还要求重来。加上冬季正是“路里风霜”的时候,这样多的“汤身戏”自然患上了感冒。于是,他那时候不是赶戏就是在看医生。

影片的镜头一转,就是另一个是非之地——集市。急着收账的小哥儿也开始了他的两条路:一条是迷茫的人世,一条是魂铺就的鬼路。在人世,人们忙着抓通缉犯领赏,到处是一片“不要走”的叫嚷。账本湿了,账就没收到,没钱投店的采臣被人建议去兰若寺投宿。你道人心险恶不险恶呢?这样的世界,当真人心茫茫。宁采臣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此时的他,因为年轻所以不怕腐旧,因为年轻少了忌惮跟提防,同样因为年轻一旦遭遇浩劫就格外让人心疼。

于是乎,老天见怜,鬼路中的那个女鬼爱上了他。兰若寺充满未知的恐怖,只是这个少年偏偏是个不识愁的少年,以至于燕赤霞一边觉得他可笑至极,一边又觉得他的爱心难能可贵,于是数次搭救,甚至想把他吓走。可是书生偏偏不走,无论多么凶险的境地,都会化险为夷,甚至在捡砚台的时候,连阳光都在帮他。

没多久,他就接到了女鬼的邀请。一方琴,一个亭,水榭歌台,不正是主人要款待客人吗?小倩的眼波中始终有着一种深情的味道,让我很难相信这时候的王祖贤并不很会演戏,很多要张国荣去教。我想小倩原本只想要采臣来做客的,勾引到了便交给姥姥,所以她说,你倒是个好人,可惜来错了地方。谁知,这个男人让她变成了爱情的主人。这连她自己都不自知。

1997年,徐克打造了香港首部2D与3D混合的动画片《小倩》,已经是三部《倩女幽魂》的合体,其中采臣还是傻乎乎的,还是爱上了女鬼,还是甘愿牺牲自己,不管不顾地跟随着女鬼。在要被姥姥吸掉阳气的关头,小倩发现自己爱这个书生。动画片中的设计更单一,没有人的集市只有鬼的集市,而对于人心险恶和腐朽的刻画反倒集中在白云大师和十方和尚身上。在动画片中,宁采臣已经在走一条鬼路而不是人路,鬼世界的光怪陆离和书生身上的人性在影片中碰撞出了人生火花。我还是喜欢1987年的《倩女幽魂》,因为采臣的两条路都实实在在无奈过,其中的悲情色彩是后来无数版改编、重拍不可企及的。

黄霑显然把鬼路也看作了人生。“食色,性也。”采臣就是在这条鬼路上走过了人生凄美的爱情和所谓事业的另一副面孔——带着爱人上路。孔子那里的人生是“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这样看来,采臣无论是一个收烂账的,还是面对黑山老妖时,为了心爱的女人“而立”,抑或是经历了生死对为何而生豁然开朗,最后,所谓命运不过如佛龛前那一根竹签的偶然,又怎会不了人生?

影片结尾,小倩的坟墓前,采臣手捧一卷画轴,痴痴地问燕赤霞:“不知道小倩转世了没有?”燕赤霞回答他:“其实,人,生不逢时,比做鬼还惨。”随后两个人在一条长长的甬路上策马奔去。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影片开始的尘泥已经化作了采臣心中的彩虹,落红和春泥之间相互的悲悯,在采臣留有真爱的心中化作情感的共鸣。蒲松龄笔下的小倩本没有具体的样貌,只是需要这些光怪陆离的人物构成聊斋主人的孤愤。徐克的爱恨情仇,程小东的天马行空,加上黄霑本就海纳百川的豁达心境,使得这一首关于“人生路”的主题曲有了“路随人茫茫”的境界。

霑叔说,他见到哥哥都会喊“daring,sugar,honey……”

他说哥哥唱《当年情》,唱《倩女幽魂》,都是“一入录音室,三下五落二,大家满意收工”,“快而准而好”。

他说哥哥悟性高,“你有要求,他即刻交准给你”。

他说哥哥的碟片,“我最近听了整个月,几乎一驾车就听。本地歌星,我未试过听得这么久”。

他说最佩服哥哥,因为“他忍得住风风雨雨”……

他如此中意的Leslie在遗书中却给了世人一句“一生未做坏事,为何会这样?”

也许只能回答一句——“路随人茫茫”。







来源|凤凰读书摘自 王玉 著《唱我逍遥调:黄霑的歌影江湖》,贵州人民出版2016年2月版。

音乐起时,经典又浮现眼前。zan↓↓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回到顶部